>財經 >銀行>正文民生銀行平安銀行支付業務違規 央行開出1.7億罰單

民生銀行平安銀行支付業務違規 央行開出1.7億罰單

  原標題:億元罰單背后的支付清算亂象 將何去何從

  在央行整肅支付清算市場的背景下,銀行也未能幸免。3月16日,央行官網公布了兩則罰單,罰單直指民生銀行(600016,股吧)、平安銀行(000001,股吧)的支付清算違規行為,其中,對民生銀行的罰單更是達到億元級別。分析人士指出,這兩家銀行被處罰的核心原因是違規跨行直聯、違規跨行清算。在監管“斷直連”的背景下,此次處罰或僅是一個開始。

  開億級罰單

  央行公告顯示, 2017年7-9月,先后對民生銀行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平安銀行開展了支付清算業務執法檢查。

  經查實,這兩家銀行存在違反清算管理、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等違法違規行為。央行對民生銀行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4841.8萬元,并處罰款1.14億元,合計處罰金額約1.63億元;對平安銀行給予警告,沒收違法所得303.61萬元,并處罰款1030.81萬元,合計處罰金額約1334.42萬元。

  分析人士指出,此類處罰在市場預料之中。易觀分析師王蓬博表示,從最近央行的一系列動作也能夠看出央行整頓支付清算市場的決心,包括給第三方支付機構設立“斷直連”時間點等行為。因為各大銀行支付清算中心的業務或多或少都涉及到非本行業務的清結算服務,在監管不嚴的條件下,很容易被二清和黃賭毒、詐騙等所利用。

  從處罰原因來看,王蓬博分析,“違反清算管理行為”應該是指違規為非銀支付機構提供清結算服務,“違反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等違法違規行為應該指的是為二清和詐騙等機構提供服務行為。

  對于上述罰單,兩家銀行均做出回應。民生銀行回應稱,根據央行相關要求,先后落實了多項整改工作:一是撤銷了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二是成立總行整改督導小組,對中心業務開展全面整改;三是在總行層面,各主管部門通過強化業務、技術管理、優化系統功能等手段,進一步加強全行互聯網支付相關業務的規范化開展。目前按央行要求整改已全面完成。平安銀行方面也表示,已全面完成專項檢查所要求的整改和優化工作。平安銀行將進一步加強支付結算業務的內外部管理,改善業務操作和風險管控能力。

  劍指銀行違規清算

  事實上,此次被罰的民生銀行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早在去年6月就曝出問題。

  有市場消息稱,去年6月,民生銀行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緊急關停網關,多家支付公司資金無差別凍結,并稱央行調查組曾于7月進駐民生銀行廈門清算中心,清算中心若干項目被定性違規。此前,民生銀行未對該事件做出回應,但此次央行罰單印證了上述消息。

  公開資料顯示,民生銀行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成立于2015年,定位為全行新興支付業態的綜合清算平臺,負責提供本外幣、境內外、線上線下的支付清算綜合服務。

  據一位銀行業人士透露,民生銀行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在業界的爭議由來已久,事實上承擔了清算職責,扮演著線上銀聯的角色。如網關業務的模式上,在與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合作中,民生銀行廈門分行(新興支付清算中心)一方面為各個第三方支付機構提供銀行接口,另一方面,由于銀行之間不能直連,便通過與第三方支付的合作獲得其他銀行的接口。

  “這兩家銀行被處罰的核心原因其實就是違規跨行直聯、違規跨行清算?!敝袊嗣翊髮W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此次處罰彰顯了央行加大支付清算市場亂象整治、防控金融風險的決心。

  董希淼直言,以往市場認為,監管只會處罰支付機構,不會處罰銀行。實際上,在整治市場亂象、規范市場秩序,央行對所有的機構都公平公正對待。

  在談及支付清算市場亂象時,董希淼還指出,最突出的還是違規直連,銀行業金融機構違法為支付機構提供跨行清算業務。在支付機構層面,支付機構存在“無證駕駛”的行為,即沒有取得支付業務許可違規開展業務。此外,支付機構也存在違規經營的問題,如超范圍經營。對于上述亂象,央行也加大了處罰力度,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全年,央行針對第三方支付共開出109張罰單。2018年至今,已有10家支付公司被罰。

  監管對于銀行此類清算業務違規行為也做了點名。2月6日,在中國支付清算協會舉辦的“監管政策解讀培訓班”上,央行支付結算司工具處處長譚靜蕙指出,對于市場上存在所謂層層轉包、層層轉接的情況,商業銀行就做一個通道,收款人也不是銀行的,付款人也不是銀行的。商業銀行已經淪落到去為支付機構當一個技術外包商,枉費了中央銀行把銀行納入規范的國家支付體系這樣的資源。

  新一輪嚴監管開啟

  在市場人士看來,此次處罰僅僅是一個開頭。王蓬博預計,隨著央行監管的持續,未來不排除有更多銀行清算中心被處罰,處罰也意味著國內清算市場牌照化進程加速,銀聯和網聯作為目前為止惟二的清算機構獲得重大利好。

  2017年以來,支付清算領域的監管重點是無證支付和無證清算。去年針對部分機構無證經營支付業務問題,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樊爽文透露,央行會同12個部門制定專門方案,組織開展風險專項整治,截至去年5月底,全國已摸排確認的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機構共243家。

  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在無證支付方面,重點對大商戶模式進行整頓,對于變相從事收單核心業務的聚合支付機構影響較大;在無證清算方面,重申“斷直連”要求,加強銀行和支付機構的接口管理,杜絕通過互相開放支付接口變相跨行清算的行為。這段時間的密集行政處罰,也多集中在變相無證清算和無證支付領域。

  央行表態稱,下一步,將繼續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持續加強支付結算市場監管,從嚴懲處支付結算違法違規行為,保障支付市場的持續、穩定和健康發展。

  對于監管思路,央行也有明示。在2018年支付結算工作會議上,央行副行長范一飛指出,支付結算監管工作已步入“深水區”,遇到的問題更加復雜、任務更加艱巨。2018年,支付結算監管要統籌處理好“放管服”三者的關系。

  北京商報記者 劉雙霞/文 張彬/制表

吉林科乐麻将微信群